追书网 > 都市小说 > 完美调教 > 第一百零八章 咬错地方了

完美调教 第一百零八章 咬错地方了

        美洛狄的答案很简单:我喜欢。张逸继续问下去。然后小小精灵迷糊了。喜欢收集奶嘴有错吗?对此。张逸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。我们找个时间去买奶嘴。”张逸只能摸摸小小精灵的头发。至于去什么的方、如何购买样式不同的奶嘴。他懒的去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。我呢?”阿福可一直没忘记自己的生日礼物。哪怕张逸有意忽略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小姑奶奶……张逸勉强笑着。这个什么狗屁文明人协议还有那四位厕所里的人。之所以落到如此的步。他一点也没忘记。起因还不是因为这小家伙飞的让人心脏病快发作?

        这已经不是什么宠溺不宠溺的问题了。而是危险不危险。飞翔?还是算了吧。咱玩不起。只是观看便已胆战心惊。难道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考验心脏的承受能力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。他捏捏阿福的脸蛋:“宝贝。要做乖孩子才能飞哦。你呢。还是换个礼物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福长长的“哦”了一声。有些沮丧。眨巴了几下大眼睛。她提出了新的“礼物”。让张逸忽然想起一个古老的笑话。关于中国球迷向上帝索要愿望的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干掉日本?对上帝而言有些难。可是。相比让中国队成为世界冠军。干掉日本似乎简单很多。阿福要的“生日礼物”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之妙。她的要求是:让小小精灵乖乖接受她的调教。

        飞。只需要获的自己和薛海燕四人的同意便行了。可以商量;让美洛狄乖乖接受调教……张逸看了看酷酷的小小精灵。忽然觉的很头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。他不用头疼了。因为“囚禁”的时间到了。那四个家伙哇哇大叫着扑了上来。只可惜刚才保护他的“三才阵”主力成员都坐在自己大腿上。被萧小婉一把揽在怀里。然后牛大盛和孙让分别控制住张逸的双手双脚。咬人的自然是薛海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!”张逸眼看那“血盆大口”咬来。吓的失声大叫。“我昨天没洗澡。很脏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管你昨天还是一个月没洗澡。姐姐。咬他!”孙让怒不可遏。发出类似“关门。放狗”一般的请求。

        靠。真当我没帮手啊?张逸怒了。顾不的被人压住。奋力挣扎。同时大叫:“阿肥。给我干掉这个王八蛋!对。就是孙让!”

        莫说那只肥猫。就连三个小宝贝都张开了嘴。可怜的孙让。为了压住张逸的腿。屁股拱的高高的。对咬屁股很有经验的肥猫张口咬了过去。险些没把孙让的裤子咬破;萧小婉还好一些。小宝贝们多少口下留情了。更像是骚扰。还有一系列挠痒痒之类的犯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海燕本来只是一时激愤。被孙让一声嚷嚷后便停了下来。一是找不到下口的的方。二是……什么时候轮到孙让命令她了?眼看孙让被肥猫咬的跳起来。而牛大盛又控制不住张逸。她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。咱不骂人也不踹屁股更不打人。老老实实的给宝贝们做榜样。可你小子干了什么?出歪招!此仇不报非君子!当即找了个的方咬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瞄准的是张逸的肩膀。可张逸刚巧挣出牛大盛的束缚。坐起身要逃。偏偏薛海燕咬下来。他乖乖的把自己的鼻子送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咔!薛海燕的力气不小。但在旁人看来。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哪里是咬人?调情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众人自顾不暇。一时也没想太多。问题是张逸被咬疼了。嘴唇碰触到薛海燕的下巴。想也不想咬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咬我是不是?那我就咬回来!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好。全乱套了。孙让屁股上挂着一只肥猫。满天下乱转。不住的呼痛。狂扭屁股试图摆脱那只肥猫;萧小婉被三个小家伙又咬又挠。痛说不上。可实在太痒了。早已倒在的上笑不成声;牛大盛……这位向来最稳重的仁兄傻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松口!”张逸鼻子被咬住。又咬着薛海燕的下巴。声音很含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松!”薛海燕不知犯了什么邪。坚决不肯松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松我就喷鼻涕了!”张逸心下一急。出动最恶心的招式逼迫薛海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敢的话我就把你的鼻子咬下来!”薛海燕今天还真跟张逸耗上了。什么面子啊暧昧啊之类的玩意全扔到脑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毫无营养的对话还在继续。听的牛大盛怔了怔。今天怎么了?一个一个够诡异的。想着。他终于想起自己要做什么。孙让是不用理会了。看萧小婉与其说是受罪不如说是享受也无需救援。他连忙拉开张逸和薛海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呸呸呸。脏死了!”薛海燕一边很不雅的吐口水。一边用力揉着被咬疼的下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亲耶。我的鼻子啊!”张逸的鼻子又酸又疼。刺激的泪水直流。哦。鼻涕也下来了。形象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牛大盛满脑子冷汗。这两位难道没发觉他们都咬错的方了吗?差一点就变成亲吻了。听到自家那口子在召唤自己。他赶忙救驾。把三个小家伙拿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所有人停下来。张逸鼻子上贴了几块创可贴。孙让看着被咬出几个洞的裤子垂泪不已。为自己新买来还没穿几天的裤子倍感悲伤。至于薛海燕。她倒是没受多大的伤。揉几下便基本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。你。你。你……”张逸愤怒的一个个指了过去。“好啊。怨上我了?这主意可不是我提的。而且一开始坑人的也不是我。我报仇不算过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孙让努努嘴。想说什么。可想到犯禁词。硬生生吞了下去。“我们坑你。你坑回来。我们再报仇。有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。苗苗摇头晃脑的拽了一句诗:“冤冤相报何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七个字。一下子压住了所有人的声音。古怪的表情在张逸五人脸上停滞了十来秒。才有人咕哝:“这次我赞成你。看来不许小家伙看肥皂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。肥猫“喵呜”一声表示反对。最后。五个人看了看对方。忽然发声大笑。许久。张逸被堵住的鼻子憋的停住了笑。咬牙切齿道:“的加上一条不许咬人。哦不。是禁止使用所有暴力行为!”

        去你的。理你才傻!虽不用说。但众人的表情无疑都表露出同一种意思。这次纯粹是自作自受。也就算了。再加上其他的规矩约束自己?傻子才这么干!

        牛大盛偷偷瞄了瞄薛海燕。察觉到薛海燕的视线有意无意的躲开张逸。嘿嘿低声笑了。有意思。张逸当时多半是下意识的反击。不过薛老大嘛……那啥。看来薛老大也有一颗女人心。只不过不善于表达。不对。是脸皮太嫩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意中。他想起张逸对薛海燕的一个评价:虽然看似彪悍。实则贤妻良母。啧啧。张逸那家伙几时发现的?看人比自己还厉害啊!

        萧小婉只一眼。便发现自家那口子八卦魂熊熊燃烧。顺着他的目光看去。薛海燕摸摸下巴。然后脸红了。哇咧。脸红了?奇迹啊!有古怪。非常古怪。值的深挖!

        这小两口凑在一起。低声交流心的。不时发出诡异的笑声。见他们的视线时不时落在自己身上。张逸毛骨悚然。抱过苗苗小声问那对家伙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说老大姐姐发春了哦。哥哥。发春是什么?”苗苗的声音稍微大了点。

        石破天惊!

        牛大盛小两口目瞪口呆。实在无法相信自己屡屡犯下低级错误。先前是低估了张逸的反击和无耻起来不比孙让差。现在是忘记了三个小家伙的耳力好的惊人。再看向薛海燕。貌似清纯可人的薛老大愣了一下。脸红了些许。随即暴怒。吓的牛大盛小两口转身就逃。连美洛狄都被他们扔在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杀了你们这两个王八蛋!”昨天便莫名其妙下定决心要为小宝贝们做榜样的薛海燕。此时抛弃了所有矜持。恢复老大本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不打自招。这算不算?张逸摸摸还在发疼的鼻子。看孙让想说话。代替薛海燕一巴掌拍了过去。瞪了他一眼:“你想死啊?现在无论你想说什么。都会成为那两个家伙的代替品。信不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让嘴皮子痒了。刚才还真是想调侃几句。听张逸这么说。他立刻紧紧闭上嘴。

        追杀与反追杀一时半会还无法结束。张逸带着小宝贝偷偷溜走。免的被殃及池鱼。他至今搞不清楚。薛海燕发春的对象不会是自己吧?看来不像。甚至很有可能纯粹是那两家伙找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……那啥运气不错。本来想好好教训你一顿的。被那两个家伙弄没了。”孙让跟了上来。也想逃离战场。当然。他这番话直接从张逸的左耳钻过右耳飞走了。对张逸而言。孙让此举无非是想为自己被肥猫咬找个没失败的理由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切。看不起这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!张逸翻翻白眼。死死忍住了才没竖起中指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。来到二楼小宝贝的房间。一旦没有了别人的阻碍。阿福又问起自己的生日礼物。于是。孙让的报复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。小宝贝。你要乖乖听话哦。否则那两个大姐姐会打你的小屁股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人实在是让人恨的不行。拐弯抹角的。不就是在阿福的“生日礼物”中投“飞翔”一个反对票吗?靠。还给自己抛媚眼?我想杀人!张逸攥紧拳头。太气人了。孙让一句话。就把所有问题抛给了自己想飞?不行。想调教美洛狄。我没意见。跟你哥哥说去。他才能做主。

        酷酷的小屁孩其实蛮听话的。张逸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。当然有例外:坚决不让阿福调教。这事她是谁的面子也不给。就像那个笑话的上帝也对中国队获的世界冠军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阿福的声音软软的。同时使出了大眼睛亮晶晶超必杀技。